《阴银匠》 血玉镯 都市 悬疑 灵异类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好看值: [ 70 ]

阴银匠

作者:杨小左

小说类别都市 悬疑 灵异

小说简介

杨左卫原本是个祖传的手艺人,从事着银匠的工作。因为从爷爷那里学到了几手阴阳学的本事,便偶尔接一些别人处理不了的灵异事件的单子。一次偶然的机会,杨左卫接到了一个女明星的求助。未曾想,这个女明星竟然......

第1章 血玉镯

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底蕴十分悠久。传至今日,很多古老的手艺早已失了传承。即便徒有其表,却也有失神韵。

我的职业算是众多古老手艺里比较普通的一门,我是一个银匠,但却不是一个普通的银匠。

与其说我是一名银匠,不如说是一名阴银匠。这话怎么说呢?因为我们不是普通的首饰制作人,无论是从选材到制作工艺上,我们与普通的首饰制作都有极大的差异。甚至成品的造型、用途、穿戴的场合都是极为考究的。

通俗来讲,这就好比往年家里供奉的保家仙,门前悬挂的八卦镜,开过光的辟邪物效果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时至今日,随着经济与科学的发展,保家仙、八卦镜已经不复存在。所谓开光的辟邪物,也大多数都是骗人钱财的把戏。

其实开光一说最早始于道教,后来随着佛教的兴盛,也逐渐成为佛教的一种仪式。民间仍有阴阳师开光以及堂口开光等几种常见方式。但是开光步骤繁琐,而且非大能之人是没有这个本事开光的。所谓开光,也无非是把没有灵力的死物,通过大法力或者念力改变其原有磁场,让其产生灵力,从而赋予其改运庇佑的作用。

之所以要细讲开光一说,是因为我们阴银匠所从事的,便是赋予物品拥有开光后的效果。只是却无需得道高僧那般的大法力,仅仅通过对材料的甄选,做工以及对时运的把控,结合客户的本身条件所进行的工艺制作。

这样说也许有些难以理解,而且很容易造成我在吹牛逼的感觉。我给大家说一个我之前接过单子,用事实来说明吧。

我前段时间接的那个单子至今都记忆犹新。这倒不是有多难解决,而是因为这单子的雇主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这孩子的父亲是一个煤老板,早些年挖煤的时候,挖出来一枚玉镯。那玉镯即便是不懂行情的人,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难得的极品。因为家里不缺钱,也不曾想过倒卖出去。便留在身边,意欲当做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

可是这小女孩戴上玉镯之后,自此病祸不断。什么中医西医国内国外跑了无数遍,非但查不出来病因,病情也始终都不见好转。也不知道这煤老板从哪里听说了我,便一层一层的托关系,最终找到我头上来。

我去看了之后,发现那个小女孩浑身乌青,尤其是屁股以及腰背上,整块整块的乌青色,看起来触目惊心。她被捆绑在床上,怒睁着双眼,似乎对所有看见的事物都充满了憎恶。煤老板解释说,这孩子如果不捆着就总是拿头撞墙,似乎不知道痛一样。

我向煤老板要了这小孩子的生辰八字,稍一推算便知道了,这孩子命里忌金、土。戴上这么个属土含金的玉镯,气场相冲,不出事才是奇了怪了。

我让煤老板取下那枚玉镯,送了他一块沉香木所制的手串让他给小女孩换上。小女孩自此以后再也没有生过病了。

每次接完单子,完事之后,这客户基本上都是千恩万谢,所以我早就习以为常了。但也并不是每天都有单子可以接,因为我的客户非富即贵。一般人是找不到我头上来的,但凡能找到我的多少都是有点能量的。

话说今天,我又接到一个单子,托人办事的是我曾经的一个客户。属于娱乐圈的大佬,虽然既不是演员也不是导演,但是他比演员跟导演的能量可大的多。

电话里他跟我说最近想要捧红一个新人,只是这个新人参演了好几部大制作的女一号,奈何一直不温不火,就是红不起来。钱花出去了,效果没起到也就罢了。可是最近这位女明星似乎出了些麻烦,想请我去看看。

电话里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那女明星具体出了什么样的麻烦。只是留了联系方式之后,我便应允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开着我的二手五菱宏光朝着客户留给我的地址驶去。原本以为傍上大佬的女明星,起码也会住在比较高档小区里,但是地址上显示的却是一个十分老旧的小区,这让我很是疑惑。

到了指定地点以后,我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个多小时。给她打了个电话,告知她我已经到了,叫她出来接我。然后我坐在车上点了一支烟,开始观察起这个老旧的小区来。

城市里的筒子楼虽然雨后春笋一般,一栋栋拔地而起,但是基本上都是一个造型,无出左右。这个老旧的小区却不然,五栋楼形成合围之势,而且间距不同,歪歪斜斜的矗在地面上。

这开发商一定是脑子进水了,虽然楼层老旧,但是也不至于建造的歪歪扭扭的啊!这要是强迫症患者住进来,非得给你炸了不可。

我正坐在车里抽着烟胡思乱想,不曾想有人敲了敲车窗。我转过头去,看见一个气质出众的美女站在车前朝我招了招手。

我下车之后,那美女便问道:“你是杨左卫先生吗?”

这女的我总感觉有点眼熟,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于是点了点头,她也不说废话,简洁明了的说道:“我叫苏龄,去家里说。”

说完便不再管我,头也不回的朝着其中一栋楼走去。我忙不迭的跟在她后面,只是一直在回想曾经在哪里见过她。

美女我见过不少,但是像苏龄这样出众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美而不艳,身上每一寸地方都似乎是恰到好处,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她给人的感觉像极了步入凡尘的仙女,即便你再猥琐都不忍亵渎一分的那种。

我随她走进了靠左的一栋楼,一直到进入屋子都未曾再说一句话。她看起来似乎闷闷不乐,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进入屋子之后,她也只是招呼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给我泡了一杯水,然后转身便进了房间,把我一个人晾在那里。

小左有话说:小左的新书开了,感兴趣的小伙伴,戳这里:继续阅读新书《山海秘闻》:第1章极品少妇

(据说北京有四个鬼市,大小不一,潘家园连号都排不上。但却没人知道我们河南郑州也有这么一个类似鬼市,却又不太一样的神秘存在。

鬼市规矩颇多,而我们郑州这个地方叫做山海街,却是没那么多规矩。山海街上店铺林立,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因为地处偏僻,所以知道的人不多,平日里自然显得十分冷清。

我家在山海街也有个店铺,是卖金银首饰的,我父亲带着我母亲南下经商去了。而我爷爷也回了老家颐养天年,留下这么个烂摊子,只能交到我手上。这种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不到一周,就被一个不速之客给打破了。)


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