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启示录》 梦境其一|入梦 灵异 都市 悬疑类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好看值: [ 48 ]

死亡启示录

作者:风宸

小说类别灵异 都市 悬疑

小说简介

在梦境中,你是什么样子的? 是那虚无缥缈的主宰,还是宇宙中的尘埃。 这场梦,所有人还有陈让都只有一个目标:活下去。

第1章  梦境其一|入梦

“熊娃娃、熊娃娃,你在哪里呀?爸爸在找我,不要出声啊。一下两下、妈妈的血溅上发卡。好痛呀......”

 陈让听着从耳机中传来阴森可怖的空灵声线,即使是在大夏天也不禁打了个寒战。耳机另一端戴在他的好gay蜜谢怜情耳上。谢怜情两手一摊,一副“就这?”的模样。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过分了啊,别给我整这吓人的一出,小心遭报应。”陈让搓了搓小臂上的鸡皮疙瘩,没好气地送给谢怜情一个白眼说到。

 谢怜情也不甘示弱,企图用大声压过陈让来给自己增加底气:“怎么的!这胆量还说明儿去鬼屋呢,我看你老牛皮精了。”

 陈让这次连眼皮都懒得抬,随手保存好刚写完的论文便起身要走,谢怜情见状也赶忙跟上。与其说是环保起见——倒不如说是为了省钱,两人各一辆共享单车就骑得飞起,一路飙回小出租屋。

 要说起陈让和谢怜情。两人自幼相识,双方父母是初中同学,算是老交好,要不是陈让早早出了柜,估计两家早就准备当亲家了。所以自然而然,上了大学,陈让就是谢怜情最放心的室友了,两人只住了半年宿舍就搬了出来,租了一间离学校不算远的小屋子。

 说来也好笑,这两人家境也不算差,可上了大学后,却坚决不再拿家里的钱了。无奈之下只好过上勤俭节约的养生生活,连出行都变得低碳环保起来。

 陈让一打开门蹬掉鞋子就狂奔向懒人沙发使自己陷了进去。谢怜情内心一阵狂槽后将鞋子摆放整齐,又把“懒人”拎了出来丢回房间。

 “爬回自己屋装死去——”谢怜情一撸袖子正要走,眼神却瞥见突然出现在陈让床头的、以前从未见到过的......

 一个,本子?

 陈让循声望去,显然也看到了本不该存在的东西。本子封面是纯白色,有几根黑色线条毫无规则地填充进去,组成了一个看起来奇怪但又合乎常理的封面。

 “这什么玩意儿?”陈让有点嫌弃的揪起本子的一个小角。

 谢怜情回到自己房间后,同样也发现了一个类似的本子,只不过封面的线条有一部分改动。她拿起本子翻来,第一页印着血红的几行字:

 “熊娃娃、熊娃娃,你在哪里呀?

 爸爸在找我,不要出声啊。

 一下两下、妈妈的血溅上发卡。

 好痛呀!”

 陈让恰好念出声来。

 谢怜情:“这不是今天听到的那什么恐怖童谣?”

 陈让:“呵呵,遭报应了。”

 本子只有这一页,或是说,只能看到这一页。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硬要形容一下,大概就是,你心里很明白这个本子是个完整的、能记录很多东西的本子,可你就是只能翻开这一页。

 陈让开口:“呃......这什么意思?还是谁的恶作剧?”

 谢怜情随口应着:“好问题,反正我不知道。”

 两人只好暂时作罢。毕竟于现在而言,先想好晚饭吃什么好像是个更重要的事。

 陈让揉了揉肚皮,一边准备着着燃脂运动,一边趁着间隙在网上搜索关于这个童谣的事。他直觉还是觉得这件事不容忽视,可网络上没有半点相关资料,陈让也是毫无头绪,倒是谢怜情觉得他在小题大做了。

 “哎,陈让,好哥哥,你不睡我先回屋睡了啊,瞧你天天那保持身材的样,也没见把哪个男人泡到手!”谢怜情做作地捏着嗓子开口。

 “滚犊子,没看见我正累死累活的吗,赶紧睡觉去,猪人猪话多!”陈让语速飞快,同时保持着动作的标准度,“还有,没有男人那是我想的吗?追我的人从这儿排到法国还要绕几个弯,那还不是都不合适啊?”

 谢怜情作出双手捂耳朵状,隔绝了陈让的叨叨,钻回房间了关了门。

 陈让长舒一口气,搞定了每天定量运动,躺在床上开始刷微博。他是一个小网红博主,不久前因为颜值入选街拍“那些颜值超高的路人”,评论区又艾特了每张图的正主ID,导致陈让的账号“喜报,不当人了!”一下子涨了几万粉。

 镜头多少影响了他的一部分颜值,清秀的五官糊成了马赛克,要不是因为是偷拍,他肯定是九宫格中c位出道的那一个。陈让自己偷摸想着。

 他暗搓搓瞥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五十了,干脆发个晚安博。陈让从床上爬起来,装模作样摆了好几个姿势,最终还是拍了一张俗气的半张脸加剪刀手,配上一个月亮表情后发表。

 喜报,不当人了!:

 [月亮][图片]

 瞬间有了评论。陈让还不太习惯成为小网红的生活,正要点开评论,却是感到一阵晕眩。恰好手机的时间跳到了零点整。

 什么意思?陈让来不及细想,就不可抗地闭上了双眼。

 寂静。让人觉得恐怖的寂静。还有钟表滴答滴答有规律摆动的声音。

 陈让头痛欲裂,挣扎着从昏沉中醒来,眼前的景象却使他怔愣在原地没有动作。

 房间设计很是精美,线条干练,布局合理,让学习设计专业的陈让不禁有些叹服。可这房间,未免也太空旷了些?

 陈让左右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空间很大,却仅仅摆放了做工精细的一张长桌与八把椅子。他睡前换好的睡衣却是变了模样,像是童话故事里王子参加舞会穿的礼服。陈让又将目光上移,看向已经坐在椅子上了的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穿得大多与自己无异,只是领口或是袖口的地方有些许花纹和衣服大体的颜色有所不同,而女人则也是礼服一样华丽的裙子。

 “妈呀!我穿越了?”

 陈让的脑子飞速运转勉强冷静了下来,可不等他开口询问,身后突然传出熟悉的叫喊声,回头就对上谢怜情慌乱又惊讶的目光。他观察了一下谢怜情,谢怜情的衣服同样也是童话中公主的礼服模样,她好像还蛮喜欢,提起裙摆左转转右转转的。

 “你怎么也在这?”陈让硬生生只憋出了几个字来,毕竟也算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多少也给他带来一些无措感,“可别真是遭报应了吧!”

 谢怜情见到陈让,神情更是难掩喜悦:“我去,咱俩还一起穿越了,看这行头来历不小啊?”

 “好了,”已经坐在位子上了的一个目测三十到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开口打断他们的对话,“这儿可不是聊天的地方。五个人,还差三个,先等人齐吧。”

 看着男人不耐烦的面容,陈让与谢怜情都识趣的闭了嘴。好在他们口中还剩余的三个人并没有让大家等太久,大概两分钟左右,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凭空出现在了房间里。其中一男一女很是从容,另外一名男人虽说没有开口,可神情也是肉眼可见的紧张与疑惑。


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