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尸人》 缝尸匠 灵异 悬疑类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好看值: [ 141 ]

缝尸人

作者:无颜

小说类别灵异 悬疑

小说简介

这世上的行当,无外乎非分两种:吃活人饭的,和吃死人饭的。活人饭好解释,这吃死人饭的,又叫做捞阴门,男主陈生就是做这行的... ...

第1章 缝尸匠

这世上的行当,无外乎非分两种:吃活人饭的,和吃死人饭的。

活人饭好解释,这吃死人饭的,又叫做捞阴门。

过去,捞阴门的人很受老百姓的尊重,其中有四个名头比较响亮的行业,坊间甚至还流

传起了形容这四种行业的顺口溜:

刽子手的刀,墙上挂;仵作的眼睛,看得见;扎纸匠的手艺,活又现,二皮匠的针线,走皮面!

这句顺口溜的前三句都比较容易理解,但最后一个二皮匠是什么,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

了!

普通的皮匠,缝的是猪皮牛皮,可这二皮匠缝的人皮,补得是尸体!

哎,看到这里您要问了,我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巧了,我干的,就是这二皮匠一行!

我们村在一个穷乡僻壤里,俗话说的好,穷山恶水出刁民,往前推几十年,山里面儿免不了有个土匪什么的。

既然有土匪,就有官兵来剿匪,免不了有个打打杀杀。

那些残肢断臂的尸体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么零碎这下葬。按老一辈儿的说法,肢体不全就下葬可是容易变成厉鬼祸害的。

于是,官老爷随手一点,让我家祖爷爷学了二皮匠的行当。

我祖爷爷就开始学着缝制死人的胳膊腿儿,如果有肢体残缺不全,就用假的来替代。就这么着,我家祖祖辈辈都做二皮匠,手艺愈发精进,传到我爹这一代的时候,就算是用假胳膊腿儿缝出来的尸体也跟活人一样!

十里八村,没有不信服我爹的,见了面都得尊称一句:“缝爷!”

可是,我爹却不打算把这一行传给我。

我爹对我要求特严格,从我小时候起,每天半夜就得爬起来念书,天不亮就出门上学,考试要是低于九十分,就得回家跪搓衣板!

可是,小时候我还可以勉强考个八九十,越大了反而成绩越差,实在不是那块读书的料啊。我曾经好几次问过我爹,为啥不让我学二皮匠,我爹总是不说。

可是我的性子也倔,他越不说,我就越想知道为啥。

有次,我爹喝醉了酒,又被我问烦了,竟然说了一句:“你真想学?”

我连忙点头,我爹冷笑了一声:“行,那下次有了活儿,你跟着我一起去。要是你能看下这个流程来,我就教给你,怎么样?”

我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过了不久,村里有户姓黄的人家找上了门。说起这姓黄的一家人来,村里每一个人愿意搭理的。在我们农村,最讲究的是忠孝仁义,可是这黄家人忠孝仁义是半点儿不沾啊!

别的不说,黄家当家的黄东,就不赡养他的老娘!

要知道,黄东的爹死得早,全靠黄东娘一把屎一把尿的把黄东拉扯大,可是,他人长大了,心还没长大。平时啥活儿不干不说,一个家里里外外全丢给老娘去管。

这还不是最令人生气的,最绝的是,等黄东的娘老的走不动路,管不了事儿了,他竟然把她丢在一个房间里等死!

村里又人看不下去,出言提醒,黄东竟然说人老了,活着也是受罪,倒不如早点儿投胎,兴许下辈子还能去一个好人家。听到这儿,那人差点儿跟黄东打起来,可是黄东挨了揍之后依旧我行我素,还是不赡养老人。

村里人能揍他一次,可也不能天天盯着他啊,没办法,只能为黄东娘祈祷。可祈祷也不是个事儿,黄东娘最终还是死了。

而且,死的那叫一个惨。

发现黄东娘去世的,不是黄东,而是隔壁的邻居。那邻居闻着家门口怎么有一股子臭味儿呢,敲开黄东家的门才发现两口子都不在家,而臭味儿正是从黄东娘所在的那间屋里传出来的。

黄东她娘,整个人都已经烂透了。

而且更诡异的事情是,黄东的娘养了一只老猫做伴儿,那只猫和她一样被关在了屋子里,猫出不去,饿得慌啊,正巧黄东娘咽了气儿,那只老猫就直接把黄东娘当做口粮,三口两口的把她的半张脸都给啃没了!

你说说,这黄东娘被儿子活活饿死在家中,已经够可怜的了,还被老猫吃了半张脸,尸体不全,这能没有怨气吗?

黄东这混蛋现在才害怕了,于是就找到了我爹。

我乍一听说是黄东要来找我爹缝尸,登时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连说不行。但是我爹犹豫了一下,却答应了。

我问为啥要给那孙子缝尸,让黄老太变成厉鬼去报复他才好哩。我爹冷哼了一声,骂了我一句多嘴,紧接着就不说话回屋了。

那天晚上,我爹拿着皮箱子,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黄家。

一进门儿,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尸气,这味道我经常在我爹的衣服和家伙事儿上闻到,已经很熟悉了,但是这样重的尸气,我还是第一次闻见。

见到我爹,黄东连忙迎了上来,尊称一句:“缝爷,您来了。”

我爹理也不理黄东两口子,直接进了停尸的那间屋。进屋之后,我爹让我把屋子里能反光的东西全都收起来,紧接着,我爹就抖搂开了家伙事儿。

做二皮匠这一行的,都随身携带着一个皮包,里面是各色金针!为什么要用金针呢,因为金是阳物,用金针缝尸体可以稍微抑制一下尸体里面阴气的蔓延。

至于线呢,那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

这线,名叫阴阳线,是用童男童女的头发丝儿拧在一起,制作而成的!这线能贯通阴阳,将死人即将冒出来的魂魄再度压回身体里面儿!

准备好金针和阴阳线之后,我爹就打算缝尸体了。可是推开棺材盖儿的那个瞬间,我爹和我就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儿。

为什么?

因为那老太太死的着实是惨啊!

只见那老太太只剩半张脸,另外的半张脸被野猫啃噬的残缺异常,几乎没了肉,只剩白花花的骨头搂在外面儿。老太太的眼珠子也被从眼眶里拖了出来,后面的神经好像面条一样,连接着那颗白花花的眼珠儿,当啷在脸颊一侧……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加上那扑面而来的尸臭味儿,我几乎要呕吐,但是此时此刻,我忽然瞥见我爹带着三分笑意,看着我。

那笑的意思,分明是说我肯定坚持不下来,还是抓紧时间回家去吧。

可是,我偏偏就犟,我爹说我坚持不下来,我还非坚持给他看看!

于是,我强忍住呕吐的欲望,瞪着大眼睛看我爹缝合尸体。我看到我爹穿针引线之后,用手从包里取出了一块儿皮子,紧接着,用一把小剪刀剪出了一个形状来。

剪完之后,我爹随手将那个皮料贴合在了半脸老太太的脸上。说来也奇怪,当初我爹剪皮子的时候看起来动作很是随意,但是当皮料贴合在老太太脸上的时候,却显得那么的服帖,简直像是为老太太量身定做的一样。

我爹这手里的功夫,果然是不一般!

剪完了皮子,就开始缝了,我屏气凝神的看着我爹捻起了针线,可就在这时候,屋外忽然寒风一阵,夹杂在那阴风里的,是一群野猫的叫声!


阅读下一章